他的心情平静了,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家里伺候的下人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老爷,有人在外面要见你。”

  赵白看了下人一眼,有些不解地皱起了双眉,“这么晚了,什么人来找我?”

  “赵师爷,是本王。”楚烨说话的时候,人已经来到了赵白和赵老爹的跟前,“本王想着过来和赵师爷说说话,有些鲁莽了,希望赵师爷不要介意才好。”

  赵白和赵老爹一听这话,连忙起身,还未开口就要给楚烨行礼。

  在他们两人就要跪下的时候,楚烨忙说道,“赵师爷,本王就是过来随意看看,不用这么多礼。”

  赵白和赵老爹也就按照楚烨说的话,没有再行礼,“王爷请上坐。”

  楚烨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主位,在看到赵老爹的时候,唇角上扬露出了浅笑,“赵老太爷身子可好?本王之前在京城的时候,可是听父皇说过,老太爷在荆州做县令的时候,收了很多次万民伞,深得荆州百姓的爱戴。”

  赵老爹一怔,他没有想到楚烨竟然还知道这样的事情,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笑容。

  “那不过是老朽应该做的事情,没想到皇上竟然还记得。”赵老爹这一生虽说没做上大官,但为百姓确实做了不少的好事,“老朽既然为一方父母官,定然要为一方百姓谋福祉。是那些百姓太爱老朽,才在老朽任期满的时候,给老朽送了万民伞。”

  楚烨听了赵老爹的话,面上也露出了笑容,“老太爷太过谦了,大周自开国以来,县令收到万民伞的也就三个,老太爷若非不是心系百姓的话,那些百姓又怎么会自发为你送万民伞,离任时夹道跪送呢?”

  这一直都是赵老爹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他之所以跟赵白说不管做什么,为百姓做实事才最重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赵白之前可从未听赵老爹说过这些,如今猛地从楚烨嘴里听到这些,还是非常震撼的。

  他此时看向赵老爹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拜,赵白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爹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殿下过奖了。”赵老爹虽然骄傲,但面对楚烨的时候还是没有露出半分自得,“老朽也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那些事情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值得一提。”

  楚烨果然依从了赵老爹的话,没有再继续说这个,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赵白,“赵师爷,本王今日跟你说的那些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赵白看了赵老爹一眼,结果赵老爹并没有看他,一时间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楚烨见状,又继续说道,“赵师爷,本王知道你的顾虑,在这里再跟你保证一遍,赵家一门上下的安全,本王一定会让人看住的。如此,赵师爷还不放心吗?”首发..@@@m..

  赵白抬头就对上了楚烨充满真诚的双眼,一时间他自己都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

  他犹豫着,看了赵老爹一眼,才慢慢地开口道,“这……”

  楚烨见状,起身朝赵白鞠了一躬,“赵师爷,本王说话算话。”showbyjs('邪帝狂妃鬼王的绝色宠妻沈清曦楚烨');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