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锦沈言璟 第542章 我希望

小说:苏云锦沈言璟 作者:风不觉 更新时间:2021-02-26 08:11: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知道男女之间的分工不同,你善捭阖善筹划,善统领满朝文武,做这大梁至高无上的君王,而我擅医术擅经济,擅长体会人情冷暖。”

  苏云锦道:“相比与依附你生活,我更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

  她有一腔雄心壮志,就算是不在他的身边,也迟早有一天会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世人皆道皇后出身低微,当年是用了些手段才入了怀王府,成为当今圣上元后。

  可沈璟却始终觉得是自己配不上她。

  她有广阔的心胸,体恤万民的心肠,有筹谋有计划,就算是没有自己,她也能将一切都做得很好。

  若说谁是累赘,他更像是二人之中的那个累赘。

  沈璟伸手抚了抚苏云锦的长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孤都会帮你的。”

  “我想要皇位你也给我?”苏云锦状若“天真”的眨着眼睛,问身前的人道。

  古往今来,帝王身在其位,最忌惮的便是有旁人觊觎皇权。可沈璟却不同,他从不担心苏云锦惦记自己的权势。

  他能有今天的一切,并不是他自己得来的,也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功劳。

  而是他和苏云锦两个人努力的结果。

  沈璟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坐拥天下和孤这个美人,两者兼得不好么?”

  苏云锦笑着扑上去:“我不要天下,我只要美人。”

  唇齿间的还带着些枣糕的香气,美人柔软的嘴唇更是迷人。

  说实话,沈璟是真的想过苏云锦的这个问题的。这天下和她,究竟谁更重要。

  若是在怀王府的时候问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皇位重要。

  这是他自幼时便执着的大业,是他亲眼看着母亲被折磨身死之后,拼着性命想要活下来的根结。

  没有什么能够撼动他一贯以来坚持的理想,就算是再喜欢的女人都不可以。

  但自大梵山之中,当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苏云锦真的可能会永远的离自己而去时……

  所谓的皇权,所谓的地位和君临天下,似乎也全都不重要了。

  他只想动用自己手上一切能够动用的力量,远渡重洋将苏云锦找回来。

  只要有她在身边,他甚至可以放弃皇权!

  距离那段晦暗的日子已经过去许久,午夜梦回之时,沈璟却依旧会时而想起那段日子,那段患得患失的时光。

  以至于生怕现在的一切是一场梦。.xs.co(m)

  以至于……前些时日苏云锦身子不好晕倒,险些小产的时候。他夜半惊醒都会下意识的摸一摸身边的人还有没有心跳,还有没有呼吸。

  好在,这一切都不是梦,他最珍爱的姑娘,一直都在他的身边。

  ……

  傍晚天色暗下来时,又来了几个朝臣说了些什么事情。

  苏云锦往日里睡得早,此时早已经困得很了,便靠在屏风后的躺椅上眯了一阵。恍恍惚惚之间,倒是也睡得极安慰。

  再睁眼睛,聚在外殿的朝臣早已经出宫了。

  宫人整理着桌案上的奏折,而她的身上披着沈璟的披风。

  他就坐在一旁,握着一卷书迎着灯静静地看着,也不知已经看了多久了。

  苏云锦揉揉眼睛坐起来:“怎么不唤我啊。”

  “看你睡得香,没忍心唤你。”沈璟道。

  外面早已经黑透了,下人也大多退下去休息了。

  苏云锦抱着披风醒了醒神儿,刚要站起来,却被沈璟托着膝弯儿抱了起来:“披风就穿着吧,都入秋了,外面冷。”

  一转眼亦是秋日,以往院子里吵人的蝉声全都不在了,只剩下清清冷冷的宫墙分隔成的格子天儿。

  苏云锦双手抱着沈璟的脖子,将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

  “之前听內侍说你这几天腿疼,怎么还抱着我走路。”苏云锦道:“之前在大梵山时留下的旧伤没养好吧,当时若是我在你身边就好了。”

  大梵山苦寒,当时又是深冬,山里山外都是积雪。

  临时找出来的山洞更是冷的可以,就连药物都不足。后来苏云锦被胥华等人带走,他回到京城未养好伤势便远渡重洋去了北燕。

  这一路折腾,才会留下腿疼的病根儿。

  骨头里的伤,想要彻底愈合的几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但若是好好养着,倒是也不会经常疼起来。

  沈璟将人向上掂了掂:“一点儿小伤小病还值得你哭丧着脸啊。”

  好好地温情,被这一句话搅了个彻底。

  苏云锦同他拉开距离,笑眯眯的看着沈璟:“明儿我让东袖给你做一副护膝吧,秋冬天凉的话穿上,倒是还能暖一暖。”

  这话出口,沈璟立时想到了还在东境那会儿。

  苏云锦不知道从哪儿找出来的陈年旧布,让东袖给他缝制了一双花花绿绿的手套,他还特意带出去同白荼显摆了好一阵。

  没想到当晚白荼便收到了一副一模一样的。

  他的那双是东袖亲手做的,自己的这双却不是沈璟做来的。

  因为这双手套,他在白荼的面前可是丢了好一阵的脸。

  此时在听她说要让东袖做东西,沈璟连忙拒绝:“每次都让东袖做,你怎么不自己给我做?”

  “东袖的针线好啊,缝出来的东西也漂亮。我从小就没怎么拿过针线,做过最多的针线活儿也就是在衣服上打补丁,缝出来的东西太丑,丢的不也是你的面子?”

  苏云锦说的倒也是心里话。

  她在孤儿院长大,衣裳从来都是大孩子穿完小孩子穿,就那点儿旧衣服,跟祖上传下来的似的。

  当时不管冬衣夏衣,衣服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补丁,都是他们自己补上去的。

  而当时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她都是补的最丑的那几个人之一。

  甚至可以说,苏云锦从来就没长出做针线女红的脑细胞来,不管是在上辈子,还是在这辈子。

  苏云锦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儿:“我缝东西是真的丑!你如果不介意,我给你做也行啊。”

  “若是你亲手做的,那我一定天天都穿着。”沈璟道。

  爱情使人所向披靡,爱情使人无所不能,爱情使苏云锦第二天真的拿起了针线。

  不仅如此……还在系统的兑换栏里花了大价钱兑换了500g的铁粉。

  铁粉可以发热,就是现代社会自发热热帖的主要成分。

  她疯了两个小袋子,将铁粉装了进去,又勤劳向上且好学的向东袖请教了一下护膝要怎么做。

  得知自家娘娘终于要开始苦攻女红了,东袖眼睛都亮了一瞬。

  “娘娘是要亲自给小皇子做衣服么?奴婢早先就说过,娘娘迟早也会有为了爱子亲自动针线的一天的,奴婢这就去给娘娘找些绣花图样来。”

  苏云锦捏着针线,一阵无措。

  她还真没有这样的心思。

  看着图样上各式各样的绣花,苏云锦瞬间打起了退堂鼓。让一个不会针线的人绣龙绣凤凰。这和让刚学一加一的孩子作函数数学题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素质教育的缺失!showbyjs('苏云锦沈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