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本来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地方,可是这些人反应这么大,王术凭直觉,觉得这三个人背后的势力肯定小不了。

  但是人已经杀死了,不能起死回生。

  王术冲莫向晚点点头:“我们走。”

  两人站起来离开了饭馆。

  就在他们走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一辆辆战车呼隆隆而来。

  带头的竟然也是一个秃子,一身迷彩服,手里拎着冲锋枪,来到饭馆跟前二话不说,手的冲锋枪对着天空扣动了扳机。

  先扫射了一梭子子弹,这才用手一指地上那几具尸体:“是谁杀了我三弟?”

  但是他这句话白问。

  因为刚才吃饭的那波人怕惹上麻烦,已经走了。

  不过这人怒吼之后,从饭馆走出来一个罗锅,看上去七十岁了,还不停的咳嗽。

  咳咳咳!

  一出门就咳嗽个不停,颤颤巍巍抬起头来:“二秃子,现在才来啊?

  不过,我劝你这件事就算了吧,你惹不起那个人。”

  来的这个人叫二秃子,是被王术杀死的那个秃子的二哥,一脸嚣张跋扈,但是看到这个罗锅,脸上的脸色立刻变的和蔼了不少:“石前辈,怎么把你给惊动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冲着你的饭馆来的,是有人杀了我的兄弟,我是来找杀人凶手的。”

  咳咳咳!

  罗锅又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我知道你是来找他的,不过我刚才说了,你惹不起他,最好不要轻易招惹。”

  “石前辈,这人杀了我的三弟,我一定要给我三弟报仇,既然他不在这里,我马上走。”

  看样子这个二秃子对罗锅非常惧怕,说了几句话,让人带上他兄弟的尸体,带着战车队伍,呼隆隆走了。

  他走后,那个小姑娘从饭馆走了出来:“爷爷,告诉你外面风凉,不让你出来,你为什么还出来?赶快回去。”

  罗锅抬头看了看天:“唉!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恐怕,这里的天,要变了。”

  咳咳咳!

  老头说完,在小女孩的搀扶下,颤巍巍进了房间。

  ……

  王术他们并没有走远,和莫向晚就躲在距离这里不远的一块大石头后面看着。

  他们都看到二秃子了,对这个二秃子倒是没有什么在意。

  但是二秃子带来的军队让王术暗自皱眉。

  清一色最先进的装备。

  战车,火箭炮,轻重机枪,装甲车。

  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极为先进的现代化雇佣兵军团。

  “看来,我们真的惹上了麻烦。”

  莫向晚伏在王术耳边轻轻的说道。

  王术拍拍莫向晚的肩膀:“大姐,你觉得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大的麻烦么?”

  噗嗤!

  莫向晚嫣然一笑,胜似花开:“的确,麻烦再大,也不如你这个麻烦大,你是世界上最大的麻烦。”

  嘿嘿!

  王术淫邪的一笑:“我不单是世界上最大的麻烦,而且是最大的流氓,说着搬住莫向晚的双肩就地一滚,滚到了一旁。

  两人就在石头后面翻滚起来,各种嬉闹,除了干正事,所有能干的不能干的都干了。

  最后把莫向晚折腾的气喘吁吁:“不闹了不闹了。”再闹下去光天化日之下就要那啥了。

  王术这才收手:“现在咱们干点正事。”

  莫向晚拢了拢被王术弄乱的秀发:“啥正事?”

  王术道:“先弄一个窝啊。

  咱们今天得罪了两个雇佣兵团,我估计他们肯定撒下天罗地网搜寻我们,我们睡在旅馆肯定不安全。

  所以,我们得先弄一个地方睡。”

  王术说完,带着莫向晚离开山区,来到一片树林。

  按照现在的先进程度,根本不需要自己弄窝了,一般都有帐篷,但是王术他们没有。

  来到树林之后,王术找到四根粗壮的树枝,然后又找了一些细小的树枝,在树上剥下来一些树皮。

  用大树枝和小树枝做成了两张类似梯子一样的床,把两张床横担在大树上,捆绑结实。

  这样两张吊床算是完工了。

  但是现在的天气比较凉快,所以王术又找了一些干草,铺在床上,用来取暖。

  其实两人完全不必这样,这里还是有旅馆的。

  但是王术为了训练莫向晚的生存能力,故意这么弄的。

  弄好以后,天色也黑下来了。

  王术在山林逮了两只野兔烤了烤,两人饱餐一顿,然后上树睡觉。

  王术什么都经历过,在哪里也睡得着。

  莫向晚新鲜啊,躺在床上睡不着,还担心自己的床会掉下去,没话找话说:“小术,这里会有蚊子吧?”

  王术呵呵道:“大姐,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么冷的天气哪里有蚊子。”

  “那……有蛇吧?”

  “哈哈,蛇都冬眠了啊,哪有蛇。”

  “可是……我感觉有点冷。”

  莫向晚再伟大也是个女的。

  睡在这种深山老林当,虽然有王术在旁边陪着,还是心里不踏实。

  王术聪明无比,当然知道莫向晚的暗示,最后厚着脸皮,爬到了莫向晚的床上,嘴里说道:“大姐,虽然咱们在一个床上,但是这床可禁不住折腾啊。”

  嗯!

  被王术抱住之后,莫向晚顿时心里踏实了很多。

  但是下一刻,麻烦来了。

  两人都是年轻火力壮,都是这个年纪,抱在一起怎么受得了?

  尤其是还真有点冷,两人越抱越紧,很快就受不了,莫向晚面红耳赤:“我有点冷。”

  王术坏笑道:“我有个办法可以取暖。”

  莫向晚问道:“什么办法?”

  王术道:“我们都把衣服脱了,抱在一起,然后把衣服盖在身上,这样就不冷了。”

  嗯!

  莫向晚默默的点点头,但是大姐那份矜持在那呢,让她在这露天的环境脱光衣服,怎么可能。

  所以嗯了一声,没动静了。

  王术笑道:“算了吧,我把我的衣服脱下来吧。”

  说完把自己扒的只剩下一条大裤衩,然后自己抱着莫向晚,把他的衣服盖在了两人身上。

  随着暖意袭来,疲倦紧跟着袭来了。

  被王术光着身子紧紧的抱着,莫向晚终于心满意足,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睡着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