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通过将自己家人塞进人家的权贵的府邸,藏了眼线,好实时把控人家府邸的情况,以此好想龙王陛下汇报情况,换来的荣华富贵,这个踩着人家的肩膀上位有什么区别呢?这样可耻可悲的行为,还真是让人作恶!”

  覃芙蓉直言相向,根本不顾那覃阁老的脸色有多难堪,一吐为快。

  却在这时,一巴掌响亮而来,覃芙蓉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右脸,直觉得火辣辣的疼痛。

  “不知好歹的东西,我看我是太宠你了,给了你太多的体面,这才让你口无遮拦,胡说八道!”

  这一刻,覃芙蓉的话是彻底激恼了覃阁老,对方也不再伪装善良一面,而是真正露出了爪牙。

  而覃芙蓉捂着半边的红着的脸,冷笑了两声,这才缓缓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不该她这个年岁的冷漠和沉稳,她犀利而视,不惧不抗道——

  “看来芙蓉是说中了覃阁老的内心对吗?所以,覃阁老才会如此恼羞成怒,其实……你比谁都明白,你的狐子狐孙在那权贵之家各个过得不如人意,你根本不会在乎他们是福是祸,是否吃饱穿暖,是否过得舒坦,你在乎的是他们能够给你带来多少的价值,我说错了吗?”

  覃阁老冷眉横对,对于眼前这个刁钻且通透的女子,他知道自己那一套哄骗人的说辞根本对她不起任何作用,他索性也不再她面前演戏,索性就露出自己最为冷酷无情的一面。

  “你爱怎么想都好,可是我有我的难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覃氏一族着想,纵使你觉得我是一个没情没意,狠心又沽名钓誉之人,有如何?这极乐阁的盛世局面全是拜谁人说辞呢?你懂什么?不过是一个浪荡惯了的丫头片子,我是平日里看你不管是非,也就纵着你的个性任你胡闹了去,可是却把你骄纵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你可知道,你现在的锦衣玉食的日子,全是你的祖祖辈辈通过你最不齿的手段换来的,你所谓的向往爱情,向往自由总归是需要有人付出代价的!曾经是他们为你付出了代价,现在也该是你为了覃氏的后代和子孙付出一定的代价来!”

  “呵呵~终于……覃阁老还是说出了真心话,这样的你还算是让人舒服些,总比之前那般惺惺作态让人能够接受。”

  “我警告覃芙蓉,你若是明白自己的价值,大家的日子都好过,若是你对自己现在的处境不为所知,还在执迷不悟曾经那些闲暇时光,那日后你在极乐阁的日子和处境……你自己就好好掂量吧!”

  说着,那覃阁老才懒得与覃芙蓉纠缠,撒手转身就走,那气呼呼的背影在覃芙蓉眼中竟是可笑至极。

  覃阁老心如明镜,明知道这丫头已经不会听自己的话,受自己的摆布,再多说也无益,索性也就跟对方来强硬的了!

  覃芙蓉也不是个傻子,她知道自己今时今日所为已经彻底得罪住了覃阁老,日后自己在极乐阁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

  以她对覃阁老的了解,他会想尽办法地排挤自己,欺辱自己,让自己在极乐阁完全没有了尊严,而后逼得她知难而退,逼得她自己向龙王陛下屈服,老老实实去当了宠妃去。

  而若是真的走到了这一步的话,那她覃芙蓉就真的输了,彻彻底底沦为权利的棋子,再无反抗出头之日。

  覃芙蓉自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日后自己的路该如何选择,除了沉默忍受,唯有积攒实力努力反抗才是。

  她捂着那半张脸在这空荡荡的长廊中徘徊,心中早已无所依仗,她知道自己从此刻起,必须学会坚强,也必须认清现实,马上要成长起来。

  唯有彻底取代了覃阁老的位置,她才能重新归返自己的家,而那个地方以后永远不再是自己的家了……

  想到这里,覃芙蓉内心很乱很乱,她走着难过着,眼中的泪水一直在打转转,可是她却倔强地告诉自己,绝不能哭,这还不是哭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完全输,自己还有机会反击。

  就在覃芙蓉独饮伤痛时,一个身影闯入了她的眼帘。

  只看,庭院中一个瘦小的女子正在苦练一段舞蹈,而这一段舞蹈却是在极乐阁中最为常见的舞蹈曲目。

  覃芙蓉站在远处就这样呆呆看着,只看到生涩步伐,和那僵硬的肢体,她看得出眼前的瘦弱的女子真的很卖力想要表现出舞蹈中女子的妖娆,可是只无奈她不懂这舞蹈的基本功,即便在如何用力表现,还是跳不出这舞蹈的神韵来。

  覃芙蓉看着那姑娘几次大跳失败,那腿上已经摔出一道道的血印子来,不禁有些心疼,本着一份好心,她冲动地快步走了过去,可是临到了那姑娘的身边时,她就又有些后悔了自己的冲动行为……

  只是为时已晚,那姑娘一个回头,那可怜的眼神竟是与覃芙蓉不期而遇。

  覃芙蓉傻了眼,看着这姑娘悲伤的双眼,和那急于与现状抗争的笨拙的身影……

  她仿佛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来。

  到此,覃芙蓉只能硬着头皮,与那姑娘搭上了话:“你这是干嘛呢?摔了好几下,却也是没有完成这一个大跳的动作来……还真是可笑,我看你是一个公主吧?怎么没有教习姑姑来教你吗?”

  没曾想这话倒是一下子刺痛了眼前的女子,只见她垂头红眼,哀哀道:“是有教习姑姑又如何?对于一个不受宠,又受人排挤的公主而言,这宫中多了是踩低拜高的人,我能奢望别人会在我这个没有价值的人身上下功夫吗?”

  此话一出,覃芙蓉心中一片动容,更是五味杂陈。

  到此,她哀哀一叹,便是硬着强调,好心指点道:“你这个动作步伐不对,多上了一步,腰肢摆动太早了,你按照我说的办法来做……”

  一番指导后,那一位小公主竟然顺利完成了她认为自己根本攻克不了的难度动作来。

  “真的啊!按照你说的方法来做,我也能完成这样的难度动作?”

  “也不是什么难度动作了……不过是你没有掌握方法罢了……”

  看着刚才那失望的小脸再次展开笑颜时,覃芙蓉的内心不知道为何竟然敞亮了不少,看来与人为善的行为,是真的能够填满自己内心的空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