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三百一十四章 色胆包天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2-01-11 21:58: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曼曼几乎是被男子拖着回家的,那男子和其他男人一样,刚把大门反锁就对李曼曼动手动脚。

  李曼曼这一刻真觉得覃泽说得对,他们该死!如果不是他们色胆包天,也不会上自己的当,也不会死无全尸!

  他们该死!

  “撕拉”一声,男子直接撕开李曼曼衣服。

  寒冷的空气让李曼曼回神,她猛地推开男子,往院子里跑。

  只是没跑两步就被男子追上,男子眼神阴邪恶劣,直接将李曼曼推倒在地,跨坐在她身上扇了她一巴掌,“贱人!装什么装!”

  “不!不是!你放开我!”李曼曼哪里受过这委屈,哭的梨花带雨想要挣脱他。

  阿泽怎么还没有来!阿泽!快来救我!!!

  “救命!救命啊!”李曼曼挣扎的厉害。

  男子挑了挑眉,眼神的轻浮淫秽生生把他俊朗的容颜拉低一等,“想跟我玩是吧,”男子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头,“那我就好好陪你玩。”

  说着又猛地按着她的头往地上一磕。

  李曼曼后脑勺重重砸在地上,疼得她尖叫一声,泪水断了线地流。

  “放过我好不好?求求你,我,我已经订婚了。”李曼曼双手护胸,祈求对方还有一丝人性。

  男子一手扼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举过头顶,另一手解开自己的衣袍,“订婚还敢勾引我?是不是你未婚夫满足不了你。”

  男子说话做事全然邪教作派,李曼曼涨红了脸,“不是,不是,我只是,我只是不小心撞倒你的,求求你了,呜”

  李曼曼话还没说完男子就堵住了她的嘴,肌肤相接的触感让她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嘶,你敢咬我!真是给脸不要脸!”男子突然捂着嘴,目光阴狠,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掐着李曼曼脖子将她按在柱子上。

  “老子劝你老实点。”男子紧贴在李曼曼身后,揪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仰头。

  “救…救命…”李曼曼没有武功,被男子如此折磨下来,声音都变得虚弱。

  雪白的肌肤蹭着冬季的柱子,红的几乎渗血,李曼曼近乎绝望地哀求,“不要,求求你,不要…”

  “呵,待会儿你就会求着我要。”男子狞笑一声,手上的动作格外粗暴。

  “不,求,求你”

  “你在干什么?”十分突兀地声音传来,让两人都愣了一下。

  李曼曼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想要挣开男子,只是她没成功,男子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扯在怀里,同时脚上用力踢在她膝窝。

  李曼曼吃痛跪在地上,她本就穿得单薄,现在更是衣不蔽体,膝盖直接磕破了皮。

  男子这才看向忍九,眼中划过一丝惊艳,他松开李曼曼走过去,“买一送一啊,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他还没走到忍九身前,忍九突然轻笑出声,笑声在黑夜里有些诡异,“原来是风杀门的人呐,”

  她垂眸看着他,声音平静,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轻蔑狂妄,“你不认识我吗?”

  男子最开始只觉得她容颜盛世又没有武功,虽然是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他心中警惕,这女子不会武功,还知道他是风杀门的人,还长着一张祸遍江湖的脸……

  忍九脸色微沉,没了耐心,声音似乎还有一丝嘲弄意味,“我是祁忘忧呢,左息九的人。”

  男子脸色唰一下就白了,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才颤抖着身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是小的有眼无珠叨扰了大…大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忍九冷眼看着,负于身后的手越握越紧。

  “行了,滚吧。”

  她轻飘飘一句话,男子如同得到大赦,连滚带爬离开了院子。

  李曼曼看到男子头也不回地逃走,心情十分复杂。

  忍九嗢咽了一下,这才将目光放在李曼曼身上。

  四目相对,李曼曼突然就忍不住了,踉跄起身扑到她怀里号啕大哭。

  忍九负于身后的那只手动了动,将藏在身后的菜刀扔到一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没事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李曼曼哭得撕心裂肺。

  忍九沉默。

  李曼曼抬头看她,泪眼朦胧,“忍九,为什么……”

  她的眼神过于脆弱,仿佛再来一点点的打击就会彻底崩溃。

  忍九看不得,便移开了目光。

  “他,他如果还爱你,为什么不说,我又不会缠着他不放!为什么要这么做!”李曼曼颤抖着身子,揪住忍九的衣摆。

  忍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把自己的外袍解下来为她披上。

  李曼曼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失态,慌张裹好忍九的外袍起身,“对,对不起。”

  忍九没有回应,转而捡起菜刀准备离开。

  “忍九!”李曼曼突然喊她。

  忍九停下,没有回头。

  “你可以告诉我吗?”李曼曼祈求道。

  身后有动静传来,李曼曼许是跪下了,忍九不清楚,“你想让我告诉你什么?”

  “覃泽他…有没有爱过我。”李曼曼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忍九这个,她们明明是情敌,她根本不该相信忍九说的任何话。

  “你为何不自己问他?”

  “他说过无数次他爱我!”

  忍九又一次沉默,过了许久她才轻笑一声,声音凉薄,“他可是采花贼啊,跟无数人都说过这句话。”

  忍九转过身,“李家姑娘,我不清楚今晚闹剧的前因后果,你问我原因我自然不知道。”

  忍九顿了顿,接着说,“你可以去问他,想必他已经准备好了答案,你也不用说对不起我,他明天也许会把今晚发生的一切推到我头上,让你恨我。”

  “可是他都那么爱你了,你又何必这样对我?”李曼曼心底一凉,会不会真的是忍九设计的?可是忍九又为什么?

  她突然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开始陌生,她以为很熟悉的人,原来…她从未了解过。

  “我的未婚夫是华绍,”忍九握紧拳头,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她感觉自己的声音也越来越远,“我师父是左息九,覃泽有哪点能跟他们比,你不一样把我当做敌人。”

  “李家姑娘,这世界上不止有爱,你为了争夺爱而蒙蔽眼睛,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忍九低下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爱还需要争,那是对方根本就没打算给,这样争来的究竟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

  李曼曼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她更咽着,“忍九,他让我去勾引别人给他练功。”

  忍九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会有武林盟人跟踪李曼曼。

  “你是不是也觉得很离谱,他说着要娶我,却又能眼睁睁看着别的男人对我动手动脚。”

  “今晚也是他让我来的,他说过会保护我的,如果,如果不是你,我……”

  “覃泽应该去了武林盟。”忍九极为冷静地说出这句话。

  李曼曼没反应过来,“什么?”

  忍九看了她一眼,将菜刀递给她,推着轮椅就往门外走,“你先回去吧。”

  “你等等我,你要去哪?”李曼曼连忙拉住她。

  忍九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覃泽绝非良善,你最好不要被他看出端倪,等有机会我会跟你说。”

  说完忍九就出了房门,李曼曼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地看着手中的菜刀。

  “忍九,你等等!”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去追。

  可是忍九已经出去了。

  李曼曼扔下菜刀,揪紧了忍九的衣袍站在门口,十分纠结。

  忍九骨架娇小,她穿忍九的外袍根本盖不住脚脖,这样出去显得不伦不类。

  可是如果她不去,这房子外面设有阵法,忍九出去就回不来了。

  李曼曼心一横,揪紧衣袍就追了出去。

  “忍九!你等等我!”

  这个阵法出去其实不难,但是进的时候需要花些心思。

  忍九坐在轮椅上不太方便,李曼曼很快就追上她了。

  忍九拐了好几个弯才到一个胡同的拐角,心里又把覃泽骂了几百遍,这个破房子怎么七拐八拐的,她还以为她碰到了鬼打墙。

  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名字,忍九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身后空荡荡的,声音却久久不散,甚至还有回音。

  忍九早知道覃泽邪门又下贱,没想到这么邪门。

  忍九不着痕迹向前移了一点,李曼曼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忍九:?!!

  不过她很快就想明白了,覃泽擅长阵法,他在华城这么久还没被发现一定不止是一个小院子那么简单。

  李曼曼还没来得及说话,胡同口突然有声音传来,

  “大人,小的真的不记得刚才是怎么进去的啊!”

  是刚才那个风杀门的男子。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之后,张晨带领一行人走进胡同,和忍九四目相对。

  李曼曼愣了一下,后知后觉自己衣不蔽体,惊叫一声蹲下了身子。

  与此同时,忍九单手握住轮椅扶手,猛地用力将轮椅旋转九十度,侧身挡住了李曼曼。

  张晨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忍九冷着脸看他,“把外袍脱下来给我。”

  张晨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立马将夹棉的外袍脱下来扔给她,一点都没敢耽搁。

  忍九接过外袍,反手递给李曼曼。

  张晨是习武之人,最厚的也就外面的一件外袍,里面穿的是单衣。

  李曼曼颤抖着身子将衣服穿上,这才小心翼翼站起来。

  好在张晨个子高,李曼曼穿着他的衣服能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还有一种楚楚动人的美感。

  “你是武林盟的人?”忍九沉声开口,是肯定的语气。

  张晨恭恭敬敬,“是。”

  忍九余光扫过风杀门那个男子,对张晨说道,“找两个轻功最好的人,回武林盟告诉华朗,覃泽应该过去了。”

  张晨大惊,没有怀疑她说的话,连忙派人回去。

  等那两个人离开之后,忍九没再说话,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偏僻昏暗的小胡同格外安静,安静的有些尴尬。

  武林盟的弟子们没有不认识忍九的,毕竟差一点就成了盟主夫人,而且和那人关系匪浅,还在大婚之日杀…杀了他们上一任盟主……

  张晨觉得忍九于武林盟而,应该算是…敌人吧……

  他犹豫了很久叫她什么,最终结结巴巴,“祁…祁姑娘”

  忍九回神,又看了一眼风杀门的俘虏。

  风杀门男子往张晨身后躲了躲。

  张晨:……

  忍九若无其事收回目光,“你们不回去帮忙吗?”

  张晨愣了一下,纠结了很久,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他怎么没把杨诺师姐带来,听说杨诺师姐和祁…祁忘忧关系还可以。

  而杨诺这个时候正在白家医馆和白大夫交谈,或者说……盘问。

  张晨大着胆子将目光放在李曼曼身上,“祁姑娘,她,她需要跟我们走一趟。”

  李曼曼遇见覃泽之前,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把小时候把家里的碗打碎了栽赃给弟弟,受过最大的惩罚就是被学堂老师打了手心。

  她只在江湖日报上看到过武林盟如何如何,哪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罪人被武林盟逮捕。

  李曼曼连忙抓住忍九胳膊,不住摇头,“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张晨更纠结了,明明忍九比他小,现在还没有武功,甚至还在轮椅上坐着,什么表情都没有,他为什么感觉到很浓压迫感了呢。

  这种压迫感甚至比前任盟主给他的还强。

  “祁姑娘,这…公事公办,我不能徇,徇私枉法。”张晨声音越来越小。

  忍九抬头看了李曼曼一眼,“武林盟是名门正派,会查清楚的。”

  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你也是受害者。”

  张晨低头盯脚尖。

  李曼曼还是不肯松手,“忍九,可是我,我…”

  可是那些事情确实是我做的啊!

  “我和你一起去。”忍九此一出,张晨立马就精神了。

  实话讲,他不太敢……

  虽然不知道忍九为什么没有和左息九在一起,但是他还是不敢。

  忍九大婚那日,得亏他们在外历练才逃过一劫,回到武林盟的时候整个人都吓傻了,他现在哪还敢跟她扯上关系。

  但是拒绝就更不敢了……

  s..book432172418017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酒中正自可忘忧');;